英国为什么成为日不落帝国地理位置对中国影响到底有多大

我写《归因论》,虽然用的都是调侃的语言,但本质上是比照着学术论文的标准,如果你认真看了,你会发现我的每一个引用都是有出处的,讨论的是一个国家成功的关键到底在哪里?中国如何能避开历史上,前人掉进去的那些坑,如何顺利地崛起的问题,因此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会被人举报?

像我的前一篇文章,《德国为什么会失败,对当下中国发展的借鉴意义》,我们研究了当下的中国和德意志第二帝国类似的地理位置,相似的经济状况,都是老二被老大打压的国际境遇,在大国竞争中,都是处于被岛国严密封锁的大陆上。

这是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也是中国无法回避的困境,所以中国海军必须要汲取德国公海舰队失败的教训,是有着非常严肃的现实意义。

如果某些人觉得这也是在抹黑中国,那我真是无语了,地理位置对一个国家到底有多重要?这是地缘政治研究的一个关键问题,我希望这些朋友在看完我这篇文章之后,能够对这个话题有所了解,当我重发前面那篇文章时,也请高抬贵手

本文参考了北京外国语大学,于少龙的博士论文《地缘政治视角下英国欧陆政策的研究——基于“三个时期”的新解读》,外交学院崔金奇的博士论文,《岛国心理和英国的对外政策》,复旦大学韦宗友的博士论文《制衡、追随、不介入,霸权阴影下三种国家政策的反应》,还有其他一些学者的研究,最后得出了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见解。

甚至一度影响到了我们四川人,在90年代的时候,周边县城里的人,如果知道你是从成都市来的,对方往往会调侃一句,原来是“大英帝国”来的。

但如果我告诉你,大英帝国之所以能崛起,很大程度上是靠命好,可能很多人就不同意了,为什么呢?

因为关于大英帝国,有许多“美丽”的传说,早已深入人心,似乎他们的成功,是因为制度创新的结果,但事实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那不过是以前那些一知半解的公共知识分子们,重复着别人给他们洗脑的话术,靠谱的答案我们会在后面揭晓。

这里我要先提一个人,英国政治学家麦金德,他是第一个把地理位置和国家的竞争能力,做出系统性阐述的人,他和美国海军将领马汉,也就是《海权论》的作者,通过博古论今,告诉了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一个国家的发展,受限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那这是为什么呢?

基本上就是欧洲的鱼腩,每个人都可以来分一杯羹,先是凯撒率领罗马大军入侵了英国,屠杀和掳掠了英国本土的原始居民,摧毁了他们的宗教,督依德教。

接下来属于日耳曼人的一支,盎克鲁撒克逊人,在西罗马崩溃之后,又从欧洲大陆入侵了英国,然后是来自北欧的维京人,变成了英国的统治者,最后是法国的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登陆了英国,成为了现代英国皇族的起源。

原因很简单,英国是一个岛国,在农耕时代,它缺乏必要的人力,没有足够的财富,无法和欧洲大陆上的强国进行对抗,所以不论他们怎么努力,甚至哪怕出现了像亚瑟王这种传奇的人物,它在整个西方文明中,也只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角色。

在16世纪以前,英国实际上是法国贵族的一个附属领地,如果它的统治者失去了在法国的封土,他们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这也是英国的国王们,为什么要挑起英法百年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英国在16世纪以前的碌碌无为,其实是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这一点和东亚的日本非常相似,在整个东亚的古代社会里,同样是岛国的日本,一直都是一个群众演员。

日本的岛国属性决定了,它既没有能力挑战东亚北方的游牧民族,更没有能力挑战强大的中原王朝,无论它如何学习中国的文化,把自己打扮成唐朝的cosplay,它也没法自强自立。

在进入工业文明之前,日本两次进攻朝鲜,都被来自中国的援军打得满地找牙,分别是唐代的白江之战和明代的万历援朝,结局也和百年战争之后的英国一样,被迫仓皇撤离大陆,最后只能龟缩在小岛上。

只不过日本离中国更远,中间又隔了一个朝鲜,所以它才侥幸,没有像11世纪以前的英国那样,被大陆文明所征服。

就像是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过上王思聪那种穷奢极欲的生活,只是因为你没有王健林这个好爸爸。

比如在农耕时代,中国的地理位置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国东临大海,南有未开发的雨林,西有无边的雪山荒漠,只有北边和游牧民族密切接触。

这让中国相对易守难攻,只要防住北边的游牧民族就可以了,同时又由于和北边游牧民族的交往,让中国和世界没有隔绝,不像美洲的印第安人那样,接触不到其他文明的先进技术。

再加上中国还拥有黄河、长江和珠江三大水系,因此非常便于农业发展,所以中国在15世纪以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享受了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但是从15世纪开始的大航海,和随之而来的地理大发现,在给世界带来了新的财富来源的同时,也让中国的地理优势,变成了一种地理缺陷。

因为中原王朝不仅仅要对付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同时还要应付来自海上的挑战,中国到了明朝中后期,虽然享受了来自海外贸易的好处,可是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从明朝中后期开始,倭寇的袭扰和日本入侵朝鲜,对中国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了海上贸易的收入,这是明朝衰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清代由于继承了明代的政治制度,也是以农耕为立国之本,因此漫长的海岸线对清政府来说,不是一种财富的来源,而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因为从海上带来的那点收益,远远无法弥补,防守它所需要的巨大成本。

清代最大的威胁,一直来自于西北方向,从清朝建立一直到清朝灭亡,在新疆的用兵几乎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先是对付准噶尔人,然后又是频繁的叛乱,还有中亚国家的骚扰,最后又是俄罗斯的威胁。

这些连绵不绝的战争,耗空了清政府的国库,因此整个清代,只能在东南沿海保持防守的态势,无法在海上有所作为,这不仅仅是因为文化和制度上的自我局限,西北战事所带来的沉重的财政压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因此在清代末年,左宗棠和李鸿章之间,为了要不要收复新疆而爆发的海防和陆防之争,本质上就是由于这种地理困局所造成的。

大清王朝最终花费了数亿两白银,平定了西北的叛乱,收复了新疆,这个巨大的开支让国家从此财政紧张,背上了沉重的外债,一直没有缓过气来,因此清王朝无法再筹集足够的资源,去建立一支更强大的舰队,在海上彻底压倒日本。

北洋舰队在后期战力下降,本质上还是财政吃紧造成的,这最终导致了甲午战争的失败。

所以从15世纪的大航海开始,中国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地理条件所决定的。

可是对于像英国这样的岛国来说,大航海则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让他们终于有了阶级变迁的可能。

不过在大航海的早期,英国并不是一个受益者,因为在欧洲南端,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他们的地理位置更好,近水楼台先得月,新大陆带来的财富,铸就的第一个日不落帝国,其实是西班牙。

大和法国的三级会议,本质上是换汤不换药,都是封建时代,国王和贵族之间斗争的产物,至于议会制度,荷兰的联省共和国则玩得更好。

客观地讲,都铎王朝时期,也就是那个特别喜欢砍自己老婆头的亨利八世,还有他的儿子女儿们,爱德华、玛丽和伊丽莎白,一直追求的都是封建集权。

所以千万别说是政治制度改变了英国,因为从1588年,伊丽莎白女王统治下的英格兰击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到1649年1月30日,查理一世被砍头,以及随后的护国公克伦威尔独裁,查理二世复辟,直到1688年的詹姆斯二世倒台,英国在内战和专制制度之间,又整整折腾了100年。

但是在这段时间里,英国已经取代了西班牙,成为了欧洲第一海上强国,所以说英国是靠制度成功,纯粹是扯蛋。

我们今天所津津乐道的,英国的君主立宪,民主议会制度,都是英国已经崛起了以后,才发展出来的。

在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入侵英格兰之前,海战战术,实际上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变化过了。

自从公元前256年,罗马人发明了“乌鸦”,也就是装在战舰上的一个吊桥,利用它强行登上对方战舰,把海战变成陆战来打,陆上强国就再也不怕海上强国了。

1571年的勒班陀海战,就是这种战术的巅峰,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异母兄弟唐·胡安,率领28,000名欧洲联军,乘坐200多艘战船,对战阿里帕夏率领的奥斯曼帝国舰队3万多人,300多艘战船。

这场战争虽然名为海战,但实际上是站在甲板上打的一场陆战,双方的战船在短暂的冲撞和炮轰之后,就在火枪和弓箭的掩护下,立刻互相登船,进行肉搏战。

火枪更猛,胸甲更厚,长剑更锋利的西班牙人最后占了上风,赢得了这场史诗般的胜利。

因为在东亚也是如此,只要海战的决胜方式还是登船肉搏战术,清朝作为东亚最强大的陆上王国,自然也就能打败孤悬海外的郑氏家族。

因此当信奉新教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砍了天主教苏格兰女王玛丽的头之后,早就对英国海盗的骚扰,感到不耐烦的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派出了史无前例的无敌舰队,浩浩荡荡地奔赴了英格兰。

假如英国人这时还是固守传统,和西班牙人打传统的登舰战的话,没人是西班牙人的对手,英国的下场和明末清初时的台湾不会有两样。

但以德雷克为首的英国海盗们,无意中改变了历史,之前他们为了追上西班牙运送金银的盖伦大帆船,已经对传统的盖伦帆船做了改进,他们的船速更快,操纵更灵活,火炮更猛,射程更远。

所以他们不再和西班牙人打接舷战,而改成远距离的炮轰(不和你肉搏只和你远战),虽然在初期效果并不是很明显,但这是一个决定性的进步,海战从此变成了战舰机动力和火力的比拼,而不再比双方的肉搏能力,人力不再是决定性因素。

因为这场军事革命,岛国最大的弱点,孤悬海外,变成了一个最大的优势,只要它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它就是绝对安全的。

而在此之前,传统的海上强国,都是沿岸的大陆国家,比如之前的热纳亚、威尼斯,还有后来的法国和西班牙,他们的弱点则暴露无遗,因为他们必须同时对付陆海两方面的敌人。

所以虽然初期的英国,绝对实力不如这些国家,但它可以集中资源发展海军,因此它反而占了优势。

再加上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海上带来的财富可以和陆上的财富相匹敌,拥有制海权的英国,自然就脱颖而出。

道理也是一样,在战争之后,日本和中国都经历了激烈的内战,但是日本不像大清,要去对付西北的叛乱,收复遥远的新疆,防备北边的俄罗斯,南边的法属越南,西南方向上的英属印度,还要保卫朝鲜,没有陆防和海防之争。

因此日本虽然总体资源不如大清,但没有这些后顾之忧,它能用在海军上的资源,并不比大清少,所以最终能在海上击败大清,赢得了甲午战争的胜利。

至于其他的,那不过是顺势而来的锦上添花,这就像我们看那些成功者的自传一样,他们往往会掩盖他们成功最关键的运气成分,而更加卖力地吹嘘他们所谓的“美德”,误导了后来的那些人。

所以我们读名人的传记为什么不能成功?因为他告诉你的那些成功因素,其实都不是关键。

第一件事,就是他们千方百计地控制了关键的海运通道,马汉在写海权论的时候就提到,英国之所以能变成日不落帝国,就是因为他们控制了直布罗陀,新加坡,埃及和南非。

所有通往欧洲的关键海运节点,全都在英国人的掌握之中,因此所有欧洲国家的命运,都受制于英国。

第二件事,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破坏欧洲的团结和统一,因为只要欧洲国家处于分裂和对峙之中,他们就没有能力同时建立一个强大的陆军和海军,也就不可能挑战英国对世界的控制权。

其实理解了这一点你就能明白,日本后来为什么能击败沙俄,成为亚洲第一个脱颖而出的国家。

因为甲午战争的胜利,让日本拥有了朝鲜和台湾,整个东亚大陆都被他死死地封住,它可以来去自由,但是俄罗斯在旅顺和海参崴的舰队,就必须通过日本所控制的对马海峡,才能实现战略调动。

按照马汉在海权论里的说法,如果一方掌握了关键的海上通道,另一方即使在军舰数量上略有优势,也是必败无疑的。

因此国土东西之间没有海上通道,被迫绕了半个地球远征而来的俄罗斯舰队,最终也必须通过对马海峡,才能到达海参崴,战略意图可以被日本人预判,注定了只能自投罗网。

德国为什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里,它的公海舰队碌碌无为,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舰队实力不如英国,更重要的是,它在地理上的这种缺陷,英伦三岛正好封住了北海和波罗的海所有的出海口。

因此在15世纪以后,岛国之所以能先后都崛起,归根到底,是因为海战方式的改变,让岛国拥有了对大陆国家的压倒优势。

我们有漫长的陆地边境,东北边有朝鲜半岛,北边有俄罗斯和蒙古,西边有中亚五国,西南边有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南面还有东南亚诸国。

俄罗斯也不可能成为中国真正的朋友,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不管亲的穿一条裤子,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始终让他们有失去空旷的西伯利亚担忧。

巴基斯坦虽然现在叫做巴铁,那只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印度,但从文明的角度来讲,双方的根基并不牢固。

而东南亚国家在内心深处,也害怕中国的影响力太大,所以他们会尽量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寻求平衡。

同时要和这么多国家搞好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陆军。

而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我们越来越依赖海上贸易,但是我们的海上环境却异常的恶劣。

在黄海和东海,我们和韩国和日本有邻海或者领土摩擦,还有孤岛没有回归,在南海,我们和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都有重大领土分歧,这些都是我们现实或潜在的对手。

但这么严峻的地缘政治态势,注定了我们会面临之前所有的大陆国家,所遇到的一个共同的难题,就是要想在陆上和海上同时领先,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在经济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更何况,我们现在最大的对手是美国,而美国在本质上也是一个岛国,所以它的对外策略,注定了也会像当年的英国一样,要竭尽全力地压制,在欧亚大陆上冒头的任何一个陆地强国。

美国掌握了世界上所有至关重要的海上通道,它可以封锁中国,进攻中国,但是我们没办法反击美国,至少在常规战争中,它离我们实在是太远了。

再加上美国作为一个岛国,它周边的加拿大和墨西哥都很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国家,世界上主要的强国都离它十万八千里,所以美国和我们这个世界主要的玩家之间,没有不可化解的冲突。

这让它可以不用付出太大的代价,随时调整自己的战略,就比如70年代美苏争霸的关键时候,它可以突然向中国伸出橄榄枝一样,最终改变了美苏之间的力量对比。

而中国作为一个大陆国家,我们必然和很多国家之间有领土纠纷,历史的包袱实在是太沉重,要想用很小的代价去解决这些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就像当年的德国,没法解决它和法国之间的矛盾一样,它不可能把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占有的阿尔萨斯和洛林退给法国,所以就只能是永远的世仇。

同样我们也不可能把藏南让给印度,把让给日本,把西沙让给越南,把黄岩岛让给菲律宾,即便是外交上的暂时友好,也改变不了这些终极矛盾。

因此中国一旦和美国交恶,很容易陷入一战前德国的困境,一个人带着两三个不争气的小弟,去挑战全世界,但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无论是按照传统的地缘政治学说,还是海权理论,或者以往的历史经验,说句老实话,如果还是在过去的赛道上,我们很难斗得过美国,这就像当年的英法之争,英俄之争,英德之争,还有美苏之争,地理上的优势很难被逾越,这是一个历史事实。

当然我这么讲,很多朋友又会不开心,但是如果连事实都不承认,我们又怎么能谈得上爱国呢?

更何况我讲出了这些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机会,因为就像英国的崛起,地理位置的弱势和优势,也只是某一个技术条件下的产物,并不是不可以逆转的,那么中国要如何才能改天逆命呢?

我们还是要从英国的崛起过程,来思考这个问题,英国人把岛国从一种地理劣势,变成一种地理优势的过程中,他们做对了三件事:

第一,通过军事创新,改变海战战术,让英伦三岛不仅仅有了自保的能力,同时把大国争霸的战场,从陆地转换到了海上。

第二,抓住了欧洲海上贸易,从地中海和波罗的海,转向大西洋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迅速的致富。

其实你细想一下,中国现在所处的历史机遇,和当年的英国非常相似,也是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互联网的兴起,改变了全世界的贸易方式和人们的生活习惯,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所有的传统科技。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本文所讨论的中国在地理位置上的所有缺陷,都是站在工业时代的角度,从海权至上的视角得出的,但是问题是,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信息时代,大国竞争的方式,是不是有新的赛道呢?

因此在下一章里,我们还要更深入的继续讨论英国的崛起,它是如何一路超过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西班牙和法国,压制了沙俄,击败了德国,同时还要仔细的研究一下,英国是如何统一了英伦三岛的。

要知道英国正式踏入大国竞争,是从1588年击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开始,但是英格兰正式统一苏格兰,却一直要拖延到1707年。

英格兰在历史上,迟迟拿不下苏格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超级大国,西班牙和法国的干涉,这和我们问题所面临的难题,其实是非常类似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更应该好好的研究英国成败的教训。

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我们更类似于一战前的德国,从历史机遇来讲,我们更像1588年前的英国,如何避免掉入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坑,走上日不落帝国的成功之路,就是我们下一章要讨论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