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媒体:为什么巴西的政党体系如此不稳定?

阿根廷《第十二页报》网站10月5日发表古斯塔沃贝加的文章,题为《为什么巴西的政党体系如此不稳定?》。全文摘编如下:

巴西的政党体系震荡不定,与其他拉美国家相比,甚至算得上巴西政治力量的弱点。如果与该国的经济发展关联起来进行分析,这种差距就更加明显,因为在拉美地区,巴西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几乎所有其他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巴西是一个有明显缺陷的大国。

哈佛大学副教授斯科特梅因沃林是研究这一问题的专家,他还在巴西生活过。梅因沃林指出,“与拉美其他较发达国家的政党相比,巴西的政党尤为脆弱。事实上,考虑到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巴西可能算是政党体系不完备的国家中的独特案例”。这种观点能解释相当一部分在巴西发生的事情,但不是全部。

巴西的这种现实在通往10月30日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的路上变得更加眼花缭乱,因为博索纳罗和卢拉正在重新适应第二轮投票的新形势。在现任总统博索纳罗寻求获得志同道合的州长联盟的支持之际,劳工党(得益于其凝聚力,该党可能成为巴西政党体系特点的少数例外之一)领导人卢拉则将宝押在与西蒙娜特贝特领导的巴西党和西罗戈梅斯领导的民主工党的谈判上。现在,特贝特和戈梅斯成了决定第二轮投票形势的“裁判员”。其中,戈梅斯已经宣布支持卢拉。

巴西没有根深蒂固的两党制传统,也没有拥有数百年历史的政党,甚至没有19世纪末之前成立的政党。它比不了由保守党派和自由党派主导的哥伦比亚,也比不了白党和红党竞争的乌拉圭,更比不了激进党派和庇隆主义党派轮流坐庄的阿根廷。梅因沃林指出:“长期以来,巴西一直是政党体系不完备的独特案例。巴西政党最独特的是脆弱短命、社会根基薄弱,以及党内政客享有过度的自主权。”

现在,博索纳罗本人的情况就能证实这一点。他在一个政党(社会自由党)的推动下成为总统,而今天,他正在代表另一个政党(自由党)寻求连任。这两个政党看起来一样,但其实并不一样。

如果以1989年作为博索纳罗从政的起点,这名极右翼政客经历过数个政党:基督教、改革进步党、巴西进步党、工党、自由阵线党、进步党、基督教社会党、社会自由党以及目前所在的自由党。博索纳罗在进步党的在党时间最长。可以说,博索纳罗就像是巴西政坛中的“流浪艺人”。

长期的军事独裁统治(1964年至1985年)是造成巴西政党体系支离破碎的主要原因之一。梅因沃林曾指出,在1964年4月1日推翻总统若昂古拉特的政变之前,巴西国内具有一定延续性和稳定性的政党屈指可数。梅因沃林重点提到了巴西和人民社会党。

随着脆弱民主共存格局的破裂,军方禁止了大多数政党的运作,封杀了它们的政客,并在受到操纵的两党制的基础上建立起军事独裁自己的选举制度。

参考消息网10月10日报道阿根廷《第十二页报》网站10月5日发表古斯塔沃贝加的文章,题为《为什么巴西的政党体系如此不稳定?》。全文摘编如下:

巴西的政党体系震荡不定,与其他拉美国家相比,甚至算得上巴西政治力量的弱点。如果与该国的经济发展关联起来进行分析,这种差距就更加明显,因为在拉美地区,巴西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几乎所有其他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巴西是一个有明显缺陷的大国。

哈佛大学副教授斯科特梅因沃林是研究这一问题的专家,他还在巴西生活过。梅因沃林指出,“与拉美其他较发达国家的政党相比,巴西的政党尤为脆弱。事实上,考虑到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巴西可能算是政党体系不完备的国家中的独特案例”。这种观点能解释相当一部分在巴西发生的事情,但不是全部。

巴西的这种现实在通往10月30日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的路上变得更加眼花缭乱,因为博索纳罗和卢拉正在重新适应第二轮投票的新形势。在现任总统博索纳罗寻求获得志同道合的州长联盟的支持之际,劳工党(得益于其凝聚力,该党可能成为巴西政党体系特点的少数例外之一)领导人卢拉则将宝押在与西蒙娜特贝特领导的巴西党和西罗戈梅斯领导的民主工党的谈判上。现在,特贝特和戈梅斯成了决定第二轮投票形势的“裁判员”。其中,戈梅斯已经宣布支持卢拉。

巴西没有根深蒂固的两党制传统,也没有拥有数百年历史的政党,甚至没有19世纪末之前成立的政党。它比不了由保守党派和自由党派主导的哥伦比亚,也比不了白党和红党竞争的乌拉圭,更比不了激进党派和庇隆主义党派轮流坐庄的阿根廷。梅因沃林指出:“长期以来,巴西一直是政党体系不完备的独特案例。巴西政党最独特的是脆弱短命、社会根基薄弱,以及党内政客享有过度的自主权。”

现在,博索纳罗本人的情况就能证实这一点。他在一个政党(社会自由党)的推动下成为总统,而今天,他正在代表另一个政党(自由党)寻求连任。这两个政党看起来一样,但其实并不一样。

如果以1989年作为博索纳罗从政的起点,这名极右翼政客经历过数个政党:基督教、改革进步党、巴西进步党、工党、自由阵线党、进步党、基督教社会党、社会自由党以及目前所在的自由党。博索纳罗在进步党的在党时间最长。可以说,博索纳罗就像是巴西政坛中的“流浪艺人”。

长期的军事独裁统治(1964年至1985年)是造成巴西政党体系支离破碎的主要原因之一。梅因沃林曾指出,在1964年4月1日推翻总统若昂古拉特的政变之前,巴西国内具有一定延续性和稳定性的政党屈指可数。梅因沃林重点提到了巴西和人民社会党。

随着脆弱民主共存格局的破裂,军方禁止了大多数政党的运作,封杀了它们的政客,并在受到操纵的两党制的基础上建立起军事独裁自己的选举制度。

10月20日0—24时,重庆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5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