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游英国:从南方到北方既有优雅古城也有漂亮的国家公园

早在疫情之前,我们原计划的意大利之行最终没有实现,却阴错阳差地去了英国,以自驾游的方式玩了一圈大不列颠。没想到时隔一年,如今的英国已经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忌讳之地”。回想起在英国环岛自驾游期间的种种见闻,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在伦敦短暂停留一天之后,我们从巨石阵出发一路向南,经过英格兰南部海滨城市维茂斯,然后到达埃克斯穆尔(EXMOOR Forest)国家公园。这座公园位于英国西南部,面积267平方英里,从埃克赛特市(Exeter)开车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初看它的景色貌似并没有《国家地理》杂志介绍的那么美,但若是开车慢慢走慢慢品,就会觉得那些以大树树冠遮得严严实实的林荫大道很有感觉,于是这一路我们走走停停,拍了许多好看的照片。

按照旅游攻略的介绍,附近的邓克里山坡(Dunkery Hill)顶上可以看到很好的风景,但上山的路却非常狭窄,有的路段仅有两米来宽,道路两旁还栽满了一人多高的灌木。偶尔对面有车开来,两辆车中有一辆必须开到一个避让点停下错车。如果两车之间没有避让点,其中一辆车必须倒退返回路口。就这样提心吊胆地开了几里路,才终于到了邓克里山坡脚下。

我们沿着小路走了15分钟到达坡顶——英国南部的最高点。从山顶上向四外观看,视野非常棒,可以看到北边绵长的海岸,南边则是一大片农田耕地。山坡上满是野生灌木,零散生长着一些小野花。原路返回时,走在那条古老的石子小路上,看着地上的羊粪,想象着几百年前的牧童也是从这条小路上山放牧,他们当时的生活追求的是什么呢?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们的生活与几百年前相比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条石子小路依然躺在这儿,在身旁盛开的野花陪伴下,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当晚我们住在了布里斯托(Bristol)。晚上到市中心吃饭,看到满大街身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好像是去参加聚会。这似乎佐证了英国旅游宣传片中所说,布里斯托是英国西南部最具活力并拥有精彩都市生活的最大城市,不过我们住在布里斯托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第二天游览英国唯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巴斯(Bath)。

除了罗马浴室(Roman Bath),帕特尼桥(Pulteney Bridge)和皇家新月楼(Royal Crescent)等几处名胜之外,我觉得巴斯城最大的看点之一是她的街景。优雅的建筑,形形的人流,屋檐下铁柱上一盆盆鲜花争奇斗艳,街边上、路中央一出出表演精彩纷呈。巴斯古城的古老与现代结合,文化与艺术交融,魅力四射,风光无限,它也是我们此次英伦之旅所看到的最优雅的一座古城。

离开古城巴斯,驱车直奔距此180公里外的伯明翰(Birmingham)。为了欣赏威尔士的自然风光,我们特地避开了高速路,绕到“布雷康比康国家公园”(Brecon Beacons National Park)。来之前就对威尔士著名的斯诺多尼亚国家公园(Snowdonia National Park)已有耳闻,公园面积巨大,可我们只有一天时间,去参观哪些景点就成了一个问题。“亚瑟王的迷宫”(King Arthurs Labyrinth)听起来相当不错,于是决定去那儿看看。

开车两个多小时到了景点,完全看不到迷宫的影子。买票后等了40多分钟,才乘一艘电动小船进入一个大溶洞。一个身穿古装的威尔士帅哥带着我们,在黑暗的溶洞里穿行了半个多小时。看各种不同的声光道具布景,听录音讲述亚瑟王的故事。显然,这是威尔士国家公园利用其独特的地理条件开辟的一个旅游项目,还不错,只是花的时间比较长。

剩下的时间只能参观一个景点了。对“水”情有独钟的我们直奔Betws-y-Coed附近的Swollen瀑布而去。到了瀑布边的停车场,一对英国游客主动过来告诉我们,瀑布公园已经关门,但是可以投币从自动门进入。瀑布的样子非常美,只是水比较少。在Betws-y-Coed吃完晚饭后已经没了天色,接着又开了100多公里才到达利物浦附近的Runcorn,这里是我们今晚的酒店所在地。这也是我们此次英国自驾游中奔波路程最长的一天,共行驶400多公里。